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武氏的超淫荡
武氏的超淫荡

武氏的超淫荡




  “疼死了……”李弘坐起身,浑身疼痛欲裂,依稀记得自己几天前突然莫名其妙的高烧,太医们束手无策,自己睡梦中,好像看见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,有能自己跑的铁车,不用牲口拉,还有能飞上天的船……最重要的是,好像记着看见关于自己的“记载”,说自己二十三岁就会病故!他几乎是被吓醒的,梦中的情形虽然记得不多,而且模模糊糊,但有几个关键事件还是清楚的,一个是母亲很可能是杀害自己的凶手,一个是母亲日后还会杀死几个自己的兄弟,然后登上皇帝位!而在梦里,自己也叫李弘,也有个长得美艳动人,充满成熟韵味的母亲,自己对母亲也有中天生的亲切感!甚至,自己好像还想和母亲行夫妻之事!

  “太子醒了,太子醒了!”一个正在打瞌睡的宫女发现李弘正坐在床边发愣,一边报信一边跑到李弘身边,跪下,焦急的问:“太子您好点了吧?您要什么?……”一连串的问题,李弘根本没听进去,他脑子里一片混乱!自己叫李弘,是个高中学生,高考结束了,和同学们到水库附近农家乐吃水库鱼,放松。酒后,几个人到水库边裸泳,结果,突然抽筋了,被吸入水中一个黑色漩涡……自己有很多不舍,最不舍的就是美艳的母亲,还准备找机会对母亲下手呢,看来,提前被老天惩罚了!

  渐渐的,两个思维融合到一起,李弘终于明白,自己被同名同姓的人魂穿,可不知为什么,没有完全侵占自己身体成功,可借着从他那里得来的记忆,自己绝不甘心年轻早逝,而对自己那心狠手辣,又美艳魅人的母亲,自己也必须要解决!他拿定主意,正要开口,门外一阵骚动,“天后驾到……”母亲武则天来了!想到母亲,李弘的身体一热,下面分身一下翘起,总算衣服宽大,没有丢丑!“儿臣参见母亲!让母亲挂怀,儿臣之罪也……”说完,李弘规规矩矩的向武则天跪下磕头行礼,没想到儿子竟然这么懂事,武则天心中也是一阵温暖,流出几滴眼泪,扶起李弘道:“弘儿,你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……”接着,一连串的吩咐,传太医,请袁先生……武则天拉着李弘的手,在旁边嘘寒问暖,李弘的手被母亲抓着,感觉暖暖的,好不舒服!武则天确实是真情流露!偷眼看去,此时的武则天,眉宇间已经有了一股俯视天下的气势,虽然还不明显,但却让人看了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束缚,不敢造次!可正是这强大的压力,让李弘内心生出一股反抗的冲动,一股征服的欲望!自己要“冒天下之大不韪”!

  太医来了,袁先生也来了。太医好说,这个袁先生,李弘早就听说过,袁天罡的大名。融合了后来的记忆,他知道这位可谓是学究天人,甚至有些神化的人物,对于母亲日后的发展至关重要!

  “天后,微臣给太子诊脉,太子脉象沉稳,身体已无大碍,只要调养几日,就可以恢复如初!”随即,太医开了个调理的方子,武则天让人去准备,太医便告退了。而一旁的袁天罡一直一言不发,只是看着李弘,看他神色凝重,武则天问道:“袁先生,弘儿可有什么问题吗?”“太子命中,本该有此次磨难,可以平稳化解,并无大碍。可我看太子的命格似乎有些变化,一时却又看不出究竟……”袁天罡掐指算了一会儿,在武后焦急的等待中,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才是天意难测!”他又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李弘,和他目光相对的一瞬间,李弘心里一个劲的打鼓,仿佛自己内心的想法都被看穿了!“天后放心,太子并无不妥,命格变化虽然一时还难以揣测细节,但应该是更加转好了!”“哦?”武则天神色稍稍变了一下,但瞬间恢复,如果不是李弘正在小心观察自己这个母后,根本不会发现!那一瞬间,母后分明是……失望,狠毒!

  武则天和袁天罡等人离去,李弘的太子宫平静下来,当然,还是有不少朝臣来拜会,李弘面子上应付不过,便要下人说自己身体疲倦,谢绝访客。“自己今年已经十九岁,并且,在朝臣中,自己已经获得相当认可,如果母后真的要夺取天下,那么自己确实是她的绊脚石!”想到这里,又想到武则天听说自己命格转好时,那一瞬间的表情,李弘心中一狠,攥紧了拳头,“那就别怪自己这个做儿子的狠心!”

  过了几天,李弘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,这些天来,武则天看过他两次。虽然已经四十七岁,可天生丽质,又有秘术保养,武则天依旧是楚楚动人!丝毫不见老太,只是更加充满成熟韵味,这样一个威凌天下的女子,是自己骨肉至亲的母亲,李弘恨不得立刻将她压在身下,用她给与自己的鸡巴,将她蹂躏,征服!同时,看着她那不时变幻的神色,李弘更是如坐针毡,片刻不宁!可自己该怎么做?武后的势力,此时已经遍布朝野,自己毫无头绪!

  “太子殿下,袁天罡求见!”门人的一声传报,惊醒李弘,可听说是袁天罡来了,心里又是一阵波澜!“既然他能看穿自己,那索性就看看他要说什么!”想通这一点,李弘立刻让袁天罡进来。

  “臣下见过太子,千岁,千千岁!”袁天罡要拜下,李弘拦住道:“先生是高人,不必以世俗之礼!”坐下后,袁天罡微笑着看着李弘,上上下下,仔细打量好一会儿,就是一言不发,看的李弘心里直发毛!“这个……不知袁先生前来,所为何事?”实在受不了,李弘主动开口询问,袁天罡道:“前几日想来,可怕打搅太子殿下休息,今日殿下身体应该大好了,不想让太子疑惑太久,就来造访了!”说完还是微笑不语,李弘听出他话的意思,索性也就说道:“先生看出我的异样?那就请直说吧!本太子也有诸多不解,还请先生指点迷津!”“老朽以前给太子推算过命格,虽然富贵,却不长寿!可那日太子醒来时,再看太子,眉宇间紫气缭绕,以前已经开始显现的索命黑气,全部荡然无存。可当日老朽并未对天后尽言之……”“先生是怕母后对我不利?”李弘一咬牙,问道:“所以要谢过先生,救我一命啊!”袁天罡显然也有些吃惊,说道:“太子殿下之言……老朽着实吃惊啊!哈哈哈,好好好!”

  李弘道:“听闻母后在襁褓中时,先生就为其卜算……既然知道母后命格贵重,为何又要救我?”袁天罡又是一愣,当年他曾经说过,若武则天是女孩,则贵为人皇的话,但这是杀头的罪过,除了武则天的父母和她自己外,再无外人知晓,李弘的话,分明是知道了。袁天罡也没隐瞒,说道:“太子本来的命格,也就是再有三五年阳寿!届时,其他几个皇子或年幼,或威望不足,皇上龙体欠佳时,天后自然会更多摄政,应正命格,只是早晚的事情。老朽不过是顺应天意而已,并无不妥!而那日看太子的变化后,老朽在家中再次为太子卜算,发现太子的命格竟然真的有了巨变!眼下有一劫难,但若是过去,则必为九五之尊!老朽若能辅佐太子,既可以顺应天意,又能名垂青史,今日前来也就顺理成章了!”

  “母后既然有心大事,又知道我不会短命,怕是要对我动手!自古,天家无情!我也不会挂怀,只是该如何应对,还请先生教我!”说完,李弘起身,向袁天罡深施一礼,袁天罡也不推让,等他站直后,说道:“老朽今日前来,就是先为殿下献一策,以化解此劫!”他示意一下,李弘屏退左右,袁天罡道:“天后虽然大事之心坚定,但尚未急迫,只是那天得知殿下命格变得更为富贵,才有些波动。可以老朽观之,天后心中对于殿下还有些母子亲情的,所以,只要殿下加以利用,让天后暂时断了对殿下动手的决心,则不难争取时间!”看李弘思索着,袁天罡想了想,又说道:“其实,看殿下的命格虽然更加贵重,可老朽推算天后命格,却发现天后依旧有母仪天下的命格,纵然是殿下登基,依旧未受影响,这个确实让老朽有些不解,还需日后继续推研。”

  “母仪天下!”李弘心里一紧,说道:“多谢先生指点,本王已经有计较了!”

  袁天罡走后,李弘盘算一番,确实有了办法!回到自己内室,从密阁中,拿出一个红色漆盒,打开,里面是两个小瓶!不要小看这两个瓶子,这是去年突厥使臣进贡时,为了结好自己,特意送上的!一红一兰,两个瓶子,分别是红玉和天青石打制!而里面的东西,其实是闺房中用的药物,也就是所谓春药,用来调情的。想来突厥觉得自己年轻,必然喜好闺房之乐,想用这秘药来讨巧自己。记忆中,自己也确实用过,红瓶中的药是针对女性,纵然是石女天生,服下后,也会春情勃发,索要无度!蓝瓶的是男用,就是天阉之人用了,也会雄根威猛,杀伐不断!

  “既然母后依旧有母仪天下的富贵,那自己就孝敬她吧!”李弘道:“派人去通禀天后,就是孤身体已经大好,晚间去给天后送点心看望天后!”下人去后,他开始盘算起来。

  夜幕降临,武则天还在批阅奏折,高宗皇帝一直体弱,现在更是经常不能临朝,朝廷大事实际上多是武则天代为处理!不过,纵然已经是四十七岁的年纪,除了容颜依旧外,她的身体也非常好,可谓精力旺盛!“娘娘,太子殿下前来看望您了!”想到儿子如此有孝心,武则天也是心里一暖,再想到自己要做的大事,更加矛盾!“快让太子进来!”说着放下手中卷宗,李弘也正好进来,跪下磕头行礼,“儿臣见过母后!”“弘儿快起来!”武则天喜滋滋的拉起李弘,今晚的李弘刻意经过打扮,头戴冲天紫金冠,身穿蜀锦攒金蟒袍,剑眉入鬓,神采奕奕,武则天也觉得自己这个皇儿真是人中龙凤!

  “身体刚好,就该注意休息,怎么想起来看娘了?”母子紧挨着坐下,李弘道:“儿臣此番生病,累母后挂念,实在是不孝,今日觉得身体大好了,又知道母后操心国事,所以,特备下点心,来探望母后。”说话间,李弘拿过木匣,打开取出几盘精致的点心。“你这孩子,若真是体恤娘,就该好好休息,早日恢复,能帮你父皇处理更多政务就好,何必如此虚礼?”武则天神色很是高兴,可就是不碰点心,李弘伸手拿起一块,亲自咬了一口,放下,说道:“儿臣侍奉母亲……”武则天倒有些不好意思,心中感叹,实在是自己多疑伤了儿子的孝心,便要拿一块点心。李弘却拦住道:“儿臣试过这块,味道合适,母后不嫌弃,还请用这块吧!”说着将自己咬过的点心送到武则天面前,武则天不再推辞,拿起来放入口中。点心甜嫩香糯,确实不错,而且,还有一股异常的清香之气,沁人心脾!

  “果然不错,可是你东宫的厨子做的?”为了补救刚才自己多疑的影响,武则天主动又拿起一块点心,吃了下去。一连吃了三块,李弘又端过桌上茶水,武则天喝下后。他说道:“这开口酥,儿臣的厨子最擅长做这个,不过,他曾经说过,开口酥好吃与否,关键在于面是否揉的合适。最好需要不间断的,以同样的力道,揉三次,醒三次,每次一刻钟的时间!儿臣怕他们做事偷懒,特意亲自照做,拿来献于母后!”武则天更加感动,心想若非是为了大事,这样有孝心的儿子,是无论如何要保全的!

  母子二人谈论,越说越欢,此时正是七月初的天气,渐渐有些暑期上升,衣服都有些穿不住了。武则天衣襟半开,满脸通红,如熟透的苹果,李弘看着不停的吞口水,恨不得一口吞下去!虽然只是从缝隙中窥得边角,但母亲那对乳房绝对是堪称豪乳!加之母亲并不高大的身材,简直有些太过突兀!看儿子也热的不行,武则天也叫他脱下外袍,李弘那精壮的身体,已经散发出强烈的雄性气息,简直扑面而来都是男子气!武则天本是情欲高炽之人,被夺取大位之心牵绊,才一直控制,今天却似乎有些控制不住,脑海里不时闪过和高宗甚至和太宗皇帝行房的情景,越发觉得今天必须要行周公之礼才好!

  可高宗李治身体一直不好,早就荒废了房事,眼下紧盯着自己的对头不少,如果引外面男人进来,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?她越发焦躁不安,李弘看在眼里喜在心头,却故作不解,说道:“母后可是身体不适?孩儿服侍母后休息吧……”说着搀起武则天,脚下却没动,一支手下到武则天腰后,似是无意的搭在了那丰臀之上!“乖乖!这也太大了!”武则天的豪乳还只是推测大小,现在用手摸了摸,李弘可以确定,母后的丰臀绝对是巨臀!当然,是相较于母后的身高而言。

  他不停的吞口水,武则天被他一摸,心里更加焦躁,刚要移动脚步,却脚下一软,靠在了李弘的胸膛上!儿子散发的男子气瞬间侵入了武则天全身血脉中!“母后,娘!你怎么了?孩儿带您到里面歇息去吧!”武则天早没了思维,脑子里都是赤裸裸的情欲,欲火将她的神智完全吞噬,她只想脱光衣服,来一场盘肠大战!不知怎么的,就来到了后殿,宫人早被她遣散,本来是怕看见自己的丑态,没想到却方便了李弘!一阵凉风不知从何处吹来,武则天一惊,随即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裸的,已经一丝不挂,而正搂着自己的李弘,也是一样,赤裸着精壮的身子!

  她想推开儿子,可根本推不动,根本没有力气,或者说,身体根本不想推开!当她目光和儿子目光碰到一起时,立刻被对方那赤裸裸的情欲吓得转过头,但随即想到:怕什么?他的身体都是自己给的,又有什么不能看的?“娘,让儿子来孝敬你吧!”李弘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将母亲抱起,放到凤榻之上,不等母亲开口,张嘴亲了上去,武则天的双唇和儿子的双唇碰到一起,瞬间失去最后的一丝理智,二人激烈的拥吻在一起!两人如两条人形肉虫,纠缠,翻滚,缠绵!血亲的母子,天下间最为尊贵的母子二人,完全不顾人伦廉耻,如两只发情的野兽,忘我的抵死相交!

  “啊……你,你好凶啊……”武则天手里抓着爱子的鸡巴,粗大的男性性征,青筋暴露,长愈一尺,拳头般大的龟头,坚硬炙热,怒张的马眼,仿佛随时会吸取自己的性命一样!她双眼赤红,满是情欲,嘴里说着害怕,却已经忍不住将爱子的鸡巴往自己胯间引!母亲的举动,也激发了李弘的兽性,母亲完全赤裸,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副美得让人窒息的女体!娇小的身躯上,一对木瓜大小的奶子如两个雪球般突兀!顶上的红豆,更是让人馋涎欲滴,欲食之而后快!母亲的小腹却十分平滑,毫无於赘,却又松软香嫩!而紧跟着腰身以下突然的扩张,几乎是两个圆弧扣在一起,屁股绝对可以用硕大来称呼!李弘目测,比自己的屁股,至少有两个大!母亲胯间乌黑的阴毛,黑的发亮,多而不乱,整齐的覆盖着那一方圣地!

  “母后可是喜欢?儿子用他来孝敬母后?”李弘淫邪的笑问,却根本没有等武则天同意的意思,他双手握住母亲两脚脚踝,用力向两边一分,将母亲的蜜穴完全彻底的暴露开,再无遮挡,大鸡巴顶住那道让他魂牵梦绕的肉缝,用力一扎!“哇……”长愈一尺的鸡巴,张牙舞爪的闯入母亲的阴道,武则天哪里遇到过这样的鸡巴?顿时被那密不透风的充实感,撑得头晕脑胀!一声惨叫只是抒发心中的憋闷,却更像催促的号角,让本就精虫上脑的李弘更加如痴如狂!

  “大,太大!好儿子,刺穿了!啊……”武则天哪里还有一丝天后的尊贵?李弘的鸡巴每一次插入,都尽根没入,不留分毫在外面,粗大的鸡巴,将她那堪称至宝的名器填的满满的,密不透风!但当儿子抽出时,又会毫无保留的抽走,瞬间的空虚感,让她只感觉自己欲哭无泪,无着无落!儿子也不是完全抽出,最后将龟头卡在阴户入口时,便会翻身杀回,坚硬的龟头,再次撞击到那柔嫩的花芯,再次将武则天撞得头昏眼花,晕头转向!周而复始,寝殿里激荡着交媾淫声,让听了之人无不浑身冒火,想入非非!

  这对母子,女人媚骨天生,又服了春药助兴,更是淫火入骨,欲壑难填!男人年轻气盛,仗着神药之力,真是阳火冲天!这才是干柴遇烈火,久旱逢甘霖!李弘知道自己的命运在今日一战!打起了十足十的精神!虽然母亲正是虎狼之年,但自己年富力强,又有突厥进贡的神药,自信一定能降服母亲!没有频繁的换花哨的姿势,他只是抓住母亲的双腿尽量分的最大,自己的鸡巴如打夯一样,一下下插进母亲阴道最深处,仿佛要将娇小的母亲捣碎才甘心!他知道,对于母亲这样如狼似虎年纪的女人,需要的就是一次凶狠的,足够强度的满足!

  天下最尊贵的母亲,却被自己压在身下,肆意的淫乐,这份成就感,又有谁能有过?“母亲!母亲!娘!娘!儿子爱死你了!嘿!”每一下插入,李弘都竭尽全力,他咬牙切齿的样子说不出的可怕,但眼神里却是充满对母亲的爱慕!武则天在春药的刺激下,更是满眼只有李弘!儿子是这么英俊挺拔,孔武有力,每次插入都让自己感觉到要被插穿,而他撤出时,又像要把自己的魂儿都带出去!自己本就是淫欲旺盛,更是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,若不是为了“女主武王”,分散精力太多,怕是早就按耐不住了!今天自己的欲望被儿子引发出来,他又是这么能干,真是和他双宿双飞岂不美哉?

  “吱吱扭扭”坚固的床榻,被摇晃得响声不断,李弘心里乐开花,哪里在乎这些?母亲不止美艳无双,蜜穴更是号称第一名器的“龙归巢”!所谓“龙归巢”还有个诨名,“陷龙涡”!这样的蜜穴,阴道韧性大不说,兴奋痉挛之时,会有规律的,自外而内逐步收缩,仿佛将男子的鸡巴从根部往顶端撸似的。而且,花芯口也比一般的花芯大一些,可却十分紧,当女子兴奋起来,里面会产生吸力,直对着男子的马眼!“陷龙涡”意思就是,龙进入都要吸进去,所以,别说已经年老的太宗皇帝,就是正值青壮的高宗李治,照样被武则天收拾的服服帖帖的。可却苦了她自己,总是刚有感觉,对方就丢盔弃甲一泻千里,被悬在半空不上不下的。今天的李弘可谓骁勇善战,不知不觉间,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,武则天被儿子插得已经是高潮迭起,至少泄身七八次,可他还在大刀阔斧的杀伐,如何能让武则天不心动?“什么天下不天下的,先快活过今天,明日再说天下吧!”彻底放开心扉,武则天也就无所顾忌,周围都是自己的心腹之人,也不怕有什么泄露出去!

  “好儿子呀……插死你娘了……”“不会!不会!”李弘看母亲完全放开,心花怒放,知道今日是把母亲伺候高兴了!“孩儿不舍得!不舍得!孩儿呀……要娘做皇后!嘿!做正宫皇后,哈!”“不行……呀……母,啊,子,如何做……夫妻啊……肏死了!”突然李弘停住动作,武则天仿佛被托到天上,却失去了支持,上不得下不得,“唉,你,动啊……死孩子,哎,要娘的亲命啊……”她气急败坏的,不断扭动下体,将大屁股抬起,迎合儿子,李弘却按住她,正色道:“儿子定要母亲做皇后!谁也阻拦不住!”武则天也愣了,没想到儿子竟然这么认真,哪里是恋奸情热一时冲动的样子?没想到儿子对自己用情如此,虽然不妥,却也感动,正要再说什么,李弘却不等她开口,张嘴将她的嘴封住,吸出香舌,武则天刚有的一丝神智再次陷于淫火!抱着母亲娇小而丰满的身体,李弘如痴如狂,他一个发力,也不抽出鸡巴,竟然将母亲面对面的抱了起来!“啊,你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武则天虽然索需无度,但帝王之家,终究有些礼法约束,和太宗,高宗交合时,绝没有用过这样淫乱的姿势!

  李弘面对面的抱着母亲,双手托在母亲屁股下,威风凛凛站在地上,举重若轻的将母亲托起,突然撤力,任由母亲落下,待自己鸡巴快插入最里面时,腰部发力上挺,鸡巴更加凶狠的插入,顶得武则天尖叫连连,彻底失去了理智!

  在连续奸淫母亲近一个时辰后,李弘终于感觉到自己到了崩溃边缘,此时的武则天已经如一滩烂泥,四肢大开的躺在榻上,浑身潮红,眼睛紧闭,可脸上无边春色根本遮掩不住!至此,李弘终于放心,肉体上,自己已经征服母亲,只要再接再厉,至少母亲从肉欲方面,会越来越离不开自己!自己也就争取到了行动的时间!他心里一松,将母亲双腿抬起,向胸前对折,同时双手抄到母亲身下,用力将母亲的大屁股拉向自己的鸡巴,一连串猛捣,腰眼一酸,死命将鸡巴往母亲阴道里一扎,龟头挤开花芯,怒吼着将灼热的精液射进母亲的子宫!

  “哇……烫死了……”武则天一阵哆嗦,又泄身了,身体好一阵痉挛!李弘双脚用力后蹬,鸡巴死死的顶住,一波两波三波,最后,终于将自己的精液全部射入,他身体一软,也趴在早就昏死过去的母亲武则天身上,睡了过去,寝殿里一片寂静,只有母子二人粗重的喘息声,再无刚才的激烈!

  到底李弘是有备而来,恢复的更快,他抽出缩水的鸡巴,也不穿衣服,只是得意洋洋的,俯视着母亲,俯视着自己这个美艳的猎物!以母亲的性格,自己肯定不会以为已经让其归于自己,但至少她不会立刻就能对自己下手了!看天色还早,他也不急着离开,索性半躺在母亲身旁,手臂揽到母亲劲后,一边欣赏母亲丰满的胴体,一边爱抚着。不时的,亲吻两下,别提多么惬意!以前未曾在意,当然,也是有衣服遮挡,现在仔细一看,母后的曲线真是美啊!真是“峰峦叠嶂,跌宕起伏!”随手在母后屁股上比划几下,大致估算出,这臀围肯定超过90公分了!难怪她能生那么多孩子,这样的屁股,肯定都是顺产啊!李弘心里感叹,拥有这样巨臀的母亲,将来能给自己生多少个孩子?不对,母亲已经四十七岁,就算是她身体保养有方,也不能再有多少年生育能力,自己必须要抓紧时间!虽然自己已经有了太子妃,但他还是想让母后给自己生孩子!也许,李唐皇室就有乱伦的血脉?

  在他拨弄下,武则天逐渐醒了过来!首先映入她眼帘的,正是儿子那似笑非笑,明显戏谑之意的脸!“母后醒了?”李弘温柔的亲了母亲一下,武则天脸上一红,等他亲完,说道:“你这孩子,真是胆大包天,居然敢奸淫母后?你不怕你父皇杀你的头?”“能得母后,纵然天下人都要杀儿子,又有和惧哉?”李弘突然一个翻身,将武则天又压在身下,正色道:“儿子必要给母亲戴上凤冠霞帔!”说完,站起身,道:“儿子太爱母亲,所以有些粗鲁,恐伤了母后身体,母后注意修养,儿子还指望母亲早日抱上嫡孙呢!”说完,又亲了武则天一下,给武则天拉过锦被盖好,自己在武则天复杂眼神注视下,笑吟吟的穿戴好,离开了皇宫!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,武则天百味杂陈,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!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