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不科学的绿帽情节
不科学的绿帽情节

不科学的绿帽情节




绿帽情结,网上有这样解释:

  “通常是男方在性、生活等方面无法满足女方,从而产生了让别人来满足女方,而自己得到快感,这种快感是精神上的,最终转为肉体上。”

  360搜索这样说:

  “简而言之,就是这个男人会在自己的女人出轨的问题上不太追究,认为这才是女人的魅力所在,就连被带了绿帽子也觉得不那么care。”

  网上还做过这样的统计:

  “…我这里主要说说那些喜欢戴绿帽的老公们。我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了,有这种情结的男人居然有如此之多。100个男人里起码有70个或多或少的有这种情结,在这70个里有想变成现实的最多只有30个,在这30个里,有条件现实的最多10个…”(摘自一个女人的博客 )不管网上怎么说,现在回想起来,我的绿帽情结其实就是在老婆告诉我,她的第一个男友操过她时就已经有了。因为当晚我们正在肏屄,我问她XXX(她的前男友)操过你没有,她说操过,说他的鸡巴没有我的大没有我的硬,听了以后确实有一种莫名的快感,有一种性的冲动,只是在朦胧之中,自己没有意识到这就是绿帽情结带来的。经过宾馆里的那件事、车震和朋友纪哥多次肏她,我的绿帽情结愈加严重,近乎于变态!淫妻,意淫,经常幻想老婆被别人操的场景,从中获得快感。

傍晚老婆来电话,告诉我她晚上要晚点回来,看完一集电视剧我就一个人先睡了。昏睡中听到敲门声我打开灯,看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,下地开了门,门外只有老婆一个人,借着灯光,看到老婆满脸的疲惫,甚至走路都有点打晃儿,我忙上前扶着她走到床边坐下,我问她怎么了,她摇摇头。我开始帮她脱衣服,当脱下裤衩时,我看到裤裆有很多精液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扶她到床上躺下,我扒开了她的两腿,看到两片大阴唇往外翻翻着,有些红肿,肛门有个圆洞还没完全和上,屄和肛门还都慢慢往外淌着白色的精液,看到老婆这个样子,我又心疼,又有些莫名的兴奋。

  隔了一会儿我问她:“你上哪去了?”“上纪哥家了。纪哥下午给我打电话,说他老婆今晚不在家,让我去。”老婆说。接着我试探着问;“纪哥不是一个人肏你吧?”“至少四个人”她肯定地答道。接着,老婆大概说了一下过程。

  老婆说:“我去到他家,纪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厨房饭桌上摆着饭菜,我俩吃完饭,就进了卧室。他对我说今晚要给我蒙上眼睛,问我行不行,我说行。纪哥就递给我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眼罩,我带上试了试什么也看不见了。之后纪哥帮我脱了衣服让我趴在床上,把我的手脚分别绑在床的四个角上。”

  说到这儿老婆停下来问我:“老公,你说我现在怎么了,怎么染上了喜欢性虐的毛病了。他绑我手脚的时候不但不害怕反而突然有点莫名其妙的兴奋感,是不是录像看多了啊。”我没吱声。老婆接着说:“然后不知道他拿出两个什么东西插到我的屄和肛门里,好像打开一个开关,里面的东西就开始震动,不好受,我使劲挣扎,纪哥很快就把东西拿出来了。这时我就听客厅和卧室的门开了,好像走进来几个人,纪哥叫他们过来,纪哥先在我屁股上打了两巴掌,之后进来的人都跟着打…,我大声呻吟着,喊着,叫着,不停地扭动着屁股…好一会儿他们才停下来,解开了我手脚上的绳子,我的屁股火辣辣的。”

  歇了一会她又接着说:“后来纪哥让我撅着屁股跪在床上,在我耳边小声问我说,我和他们轮奸你行不行,我点点头表示同意。纪哥告诉我他和他们都吃了伟哥。就这样,他们几个陆陆续续操我三个多小时,几个人射了十好几次精,我后面两个眼儿里面都快灌满了。”

  说完老婆问我还操不操了,我说太晚了算了。让我吃惊的是她忽然拉起我的手,让我再用手捅他一会儿,说底下有点空空的,我坐起来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的屄里…6、你不在家纪哥还操了我三次

  老婆告诉我,说我不在家时纪哥还肏过她三次。

  第一次是在车库里,把她按在车盖上从后面插进去,老婆说这次被纪哥操的全身都麻了。

  第二次是在家里门过洞里,把她按在自行车后货架上,也是从后面插进去的。

  第三次是在屋里,纪哥坐在沙发上,把鸡巴从裤子里拿出来,让她坐进去。



  
老婆去同学家喝酒被轮奸老婆回来已经快十点了,满身酒气,坐在床边跟我说:“他们把我轮奸了。”说话时脸上还略带兴奋的表情。我平静的问她:“都谁啊?”“还不是那几个老色鬼。”她说。她边说边脱衣服上了床,靠在我身边躺下,用手撸着我的鸡巴对我说:“快吃完饭的时候我去卫生间,尿完尿刚起来李晓和周严刚就一边一个架起我胳膊,把我拽到卧室按在床上,几把扯掉了我的裙子和裤衩,赵立宝、刘胜军早就等在床上,他俩熟练地脱去了我的上衣胸罩,接着就是一顿猛肏,温志平两口子站在床边看着他们操我,我被他们操的高潮不断,嗷嗷乱叫…”停了一会儿她又接着说:“你摸摸我的屄屁眼儿,屁眼儿可能现在还开着呢,这几个小子今晚不知怎么了,都五六十岁了鸡巴还那么硬,哪来那么多精,有的射了两三次,后来志平媳妇告诉我,他们都吃药了。”

  我的鸡巴被她撸硬了,加上她被操的描述刺激了我,我急不可待的坐起来,看着她还在缓缓往外流着精液的屄,把大鸡巴插了进去,给她的屄里又添加了一管儿精

  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