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阿姨准舅妈
阿姨准舅妈

阿姨准舅妈

暑假里白天家里是没人的,因为父母都上班去了。戴上鸭舌帽、宽墨镜,一步三回头地晃到了离家三百里外的音像店!在里面左翻右捡,直到店内空无一人。

  故意压低嗓音深沉道:“老板,有没有好看的?”

  老板是个60余岁的老头,不懈风情地回答道:“我这都是好看的!”

  (靠!在心里诅咒一声。)换个思路引导他:“我是说刺激点的!”

  老头轻瞟了我一眼答道:“恐怖片行吗?群尸玩过界,最新美国大片,绝对刺激!”

  (我刺激你妹啊!!心里继续诅咒!)把嘴凑近他那充满花白胡渣的脸,强挤笑容一字一顿说道:“我 是 要 点 带 彩 的……”!

  当时他的脸离我的嘴只有0.01公分!要是他还他娘的装B!我就会对他说一句话——我咬死你!

  果然,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从他那垫得跟沙发似的板凳下面掏出了个黑色塑料袋,左顾右盼后递到我的手中,并用没有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调提醒说:“押金100,2元一天!”

  怀里揣着“秘籍”,回到家中,迫不及待地捣开电视!第一次偷看H片,内心的那种神秘、渴望、激荡、害怕交织在一起,使得自己患得患失起来。总之把这些复杂心情融合在一起,对身体的影响就是:手脚不听使唤地颤抖起来;一股邪欲堵在胸口呼之不出;黄片未放,弟弟先硬……(大哥,你懂的~)

  闭门造车三日有余,自问可以初步达到组织上要求了,便摩拳擦掌回到外婆家!可惜老师不作美,天天盯着我补课!众所周知,初尝欢愉,那感情便似“滔滔江水,连绵不绝;黄河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!”学校里时常有课,不能与雯雯阿姨朝夕相处了。在没有她的时候,我除了听她喜欢听的歌,就是趴在课桌上想她,要不就躲在某个角落闭着眼睛意淫……对一切事物失去了兴趣,对一切女生失去了性趣!用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来形容一点不为过。于是,我想尽一切办法提前去跟雯雯阿姨见面,甚至夸张到不惜伤害自己!

  这天,不知怎地,对她的思念越演越烈!雯雯阿姨的音容笑貌魂牵梦绕,折磨着我近乎精力憔瘁!我的心早就飞到雯雯阿姨身边了,奈何我的身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请假。百无聊赖,对着外婆家的方向一阵阵发呆……突然间!灵机一闪!我想到了一“妙招”!悄悄揣起不知是谁的铁制文具盒,若无其事走进厕所隔间,回忆着前天晚上看的《宰相刘罗锅》里张成装疯,拿菜刀拍自己鼻子的把戏,预知着突然出现在雯雯阿姨面前她惊喜的眼神!鼓足勇气,抄文具盒,跟自己鼻子死磕!一下两下三四下,五下六下七八下。九下十下十一下,鼻血入厕冲不见!随后,抡起胳膊,擦得自己满脸都是!

  伴着大家惊异的眼神,走进了老师办公室。二话没说,矗在了了正埋头批改的班主任桌前。

  老师扶了下眼镜,慢慢抬起头,有条不稳地由下而上打量起我来。当目光移到我的“疯狂杰作”时,猛然惊了一下!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没怎么,不小心磕破了鼻子,现在血流不止。”我淡然地回答,仿佛那肿胀带血的鼻子根本就不是我的!(稳住,不能让她看出我的窃喜!)

  “那怎么办?要不要送你去医院?”老师紧张问道!

  “不用了,准个假就行,回家休息一会就没事了。(阴谋即将得逞!)

  “行,那你快去!要不要找个同学陪你一起?”

  “真的不用!谢谢老师了!”(打完收工!)~

  归心似箭,一路飞驰!骑着我心爱的脚踏车,心情豁然开朗,情不自禁哼起小调来:“胜利过关请假成功,一切尽在我掌握中。一步步接近了雯雯姨,今天的心情是大不同呀大不同!”

  敲开家门,脸都没顾上洗,便拉着雯雯阿姨炫耀起自己的英勇事迹来!正口沫横飞扯得过瘾,雯雯阿姨看着我兴奋潮红、血污汗渍的脸,她哭了!把我拉到面盆边,轻声抽泣着帮我擦拭,动情说道:“ 干嘛这么傻!”

  我挠挠头,受宠若惊地傻笑道:“嘿嘿!~ 我只是想早点见到你,我也没觉得这是傻,真的……”

  随后几天,我们疯狂的世界里就只剩下——吃饭、睡觉、性爱…… 生活复古为三点一线式,简单又极具挑战性。不过我却对此乐此不疲,并默默祈求这瞬间能成为永恒!

  激情燃烧的日子转瞬即逝,伴随着家里人从老家回来,我跟雯雯阿姨的那种相悦才从台前转到了幕后。

  生活仍在继续,我跟雯雯阿姨也逐渐适应了“偷”。不过我却发现,那种偷欢所带来的双重刺激与快感,更让我欲罢不能!随着开学的临近,胆子也越发大了起来,眼睛无时不捕捉着讯息,脑袋无刻不计算着时机!

  有时,雯雯阿姨也会主动营造一些契机,比如回娘家。作为她即闲暇又亲爱的侄子,我顺理成章的随着她,进入了那个我需要称其主人为“爷爷、奶奶”的两室一厅。磨磨蹭蹭、磨磨唧唧,直到夜漫漫兮灯火阑珊之时,便以小卖小住在了雯雯阿姨家。由于她家里只有一台空调,所以决定大家挤在一间屋子。我跟雯雯阿姨以老年人不宜睡地为由打起地铺,分两床被子躺在床边。而她的父母则睡在床上。房间里没开灯,只有电视不停闪烁变幻着它的角色。

  雯雯阿姨背对着我,看着电视。闻着她偶尔散发过来的阵阵体香,弟弟隔着两层薄被仍然跃跃欲试!硬是将我这边的被子支楞成了帐篷!将手悄悄伸进被窝里,先解放出弟弟,随后又移山挖洞,开辟了一条神奇的“天路”!顺着“天路”缓缓伸进雯雯阿姨的睡裤,中指翘起,在阴户与肛门之间不停穿梭,淫得一手好湿!随着奶奶一声“睡觉”令下,电视猛然一黑,暂时带给了眼睛不适应的盲区,同时也带给了我更加肆无忌惮的机遇!扩大“天路”,将滚烫的阴茎顶替了中指的岗位,上下求索着那块梦里水乡。雯雯阿姨也知趣地抬高屁股,等待着那肉团的入侵!“功夫不负有心人,盲杵也能找准洞!”~ 随着下体一热,我知道弟弟幸不辱命地出色完成了组织上交给的任务!回顾其过程也较为顺利,原来雯雯阿姨那里早已“泥泞不堪”了!我小心地抽插着,并有一句没一句搭着她父母的问话。我看不见雯雯阿姨的表情,约摸着也就是皱眉咬手之类的吧。夜深人静时,伴着雯雯父亲的鼾声,我们一次又一次激情,偶尔会听见她嗓子眼里漏出的“嗯嗯”声。那一夜,我们做了七次……

  不过,说道偷香,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发生在外婆家。

  那日,外婆跟几个麻友在里屋打麻将,我有一搭没一搭地瞅着。这时,雯雯阿姨的卧室门开了,我余光看见她手里攥了个小裤裤,估计是准备洗澡。伸个懒腰,装模作样揉了揉眼睛,尾随着雯雯阿姨来到客厅。卫生间门关上了,不一会就听见了哗哗的水流声。盯着那扇淡青色的门,幻想着雯雯阿姨就在这一木之隔的地方搓乳揉臀,弟弟很快有了反应!回头听听麻将声依然此起彼伏、连绵不绝,脑袋一热,鬼鬼祟祟地抓向卫生间门把手,十二分小心地转动起来!那把手转动的“咯咯”声,仿佛扩大了无数倍,显得那么突出,令人毛骨悚然!猛吸一口气,卯足了劲完成了最后一拧!由于过于激动,原本因吹空调而堵塞的鼻子突然间通气了,耳朵也随之“嗡嗡”作响!闪进身去,雯雯阿姨早已停止了洗澡,用手护住乳房、毛巾裹在胯前,惊恐的望着我进来的方向。

  为了缓解紧张局势,我嘿嘿一笑,说了声:“队长!别开枪,是我!”

  雯雯阿姨焦急地说道:“你怎么进来了!让他们知道那还得了!!”

  我没有吱声,迅速褪去内裤,径直走到她面前,不容分说地撤去那胯前的遮羞布,将其按在了墙上!双唇堵住了她欲言又止的嘴,一只手掰开淋浴,好让淅沥的水声掩饰住我们内心的焦虑不安;另一只手借着流水的润滑,蹂躏着雯雯阿姨的大阴唇与阴蒂。粗鲁环起大腿,好让那多毛的阴户完美呈现在我的眼前!挺枪直入,夹杂着晶莹洗澡水的龟头挤进了黝黑阴唇笼罩下的一抹红艳!

  “扑哧!扑哧……”睾丸与肥臀猛烈地撞击,溅起了粼粼水珠!

  “唔呃!唔呃……”朱唇咬贝齿淫荡的呼喝,涌出了潺潺精子!

  我猜测,雯雯阿姨也同时高潮了,从她穴穴里暖暖的分泌物流量就能感知出来!囫囵擦干身上水滴,侧耳倾听门外动静,深呼吸一口,开门出去了!趴在客厅桌子上久久不能平静!不一会儿,那洗澡声又继续了。我想,雯雯阿姨此刻一定是低头弯腰,正从她的洞洞里往外抠我的爱液吧!

  唉!~ 好景不长!开学的前夕,舅舅生意不忙了,一切步入了正常。雯雯阿姨理所应当要和舅舅睡,而我在外婆家的床却又恰巧摆在他们房间的墙边。看着雯雯阿姨随舅舅进屋的一刻,还有她欲言又止复杂的表情,我的心如刀绞,无能为力地蜷缩住身子。因为只有这个姿势,才会使那撕心裂肺的痛好受些。夜是那样的漫长,安静极了!听见房间里传出的隐约欢笑,快使我崩溃!憎恨地咬紧毛巾被,好让我不会因为痛不欲生而呻吟出声!

 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舅舅,只怪当时太年轻吗?你不是说你跟我在一起把我当成你最最心疼的小爱人吗?你不说你不会让除我之外的任何男人再碰你吗?那现在又算是什么!!

  我不是个懦弱的人,可此时此刻,在这无尽的黑暗里,不停盘旋着挚爱的雯雯阿姨帮舅舅口交、为舅舅淫荡、被舅舅干翻的场景!最后,这些快让我窒息的场景又纷纷汇聚在了眼前,触手可及又如此遥远!

  松开被单,由于牙关太过用力,牙齿咬破了口腔内壁。鲜血的腥味充斥着味蕾,并顺着舌根缓缓流入喉咙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站起身来。唉!~还是去处理一下吧!走进卫生间,漱了漱口,稍微清醒了些。正准备出门,眼角扫过一片熟悉的色彩。这不是雯雯阿姨的内衣裤吗?借着卫生间昏暗的灯光,我拿起已经溅着不少水渍的小裤裤,看着它中心泛起的那抹微黄的痕迹,回忆起那些点点滴滴,突然婆娑了双眼!两颗本不值钱又如此炙热的泪水轻轻滑落,悄悄落在了雯雯阿姨内裤的中央,并发出“啪啪”几声轻响。泪痕迅速被内裤吞噬,仿佛也吞噬了我那颗不再鲜活、抽搐痉挛的心。把脸深埋在内裤里,感受着雯雯阿姨的余温。那股熟悉的轻微的体骚充斥着我的鼻腔,更激荡着我神经!不知为什么,突然觉得亢奋无比!鬼使神差地掏出了小弟弟,用舅妈的小裤裤包裹着来回套弄。开始感觉有些凉,随着温度的平衡,竟带来了丝丝快感!我关上灯,想象着舅妈雪白的屁股随腰肢扭动;浓密的阴毛一直连到菊花;黝黑的大阴唇爬满褶皱;深红色的穴穴粘着白带;想象着它们曾经在我的胯下欢腾翻涌!那一声声轻吟,那一幕幕欢情……不知觉中,我射在了舅妈未洗的内裤上。

  悄声出门,我把那条带有泪痕、水渍、舅妈尿渍、爱液、精子的小裤裤偷偷塞进了书包里……

  【完】